福德彩票登录

  • <tr id='i52lhU'><strong id='i52lhU'></strong><small id='i52lhU'></small><button id='i52lhU'></button><li id='i52lhU'><noscript id='i52lhU'><big id='i52lhU'></big><dt id='i52lhU'></dt></noscript></li></tr><ol id='i52lhU'><option id='i52lhU'><table id='i52lhU'><blockquote id='i52lhU'><tbody id='i52lhU'></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i52lhU'></u><kbd id='i52lhU'><kbd id='i52lhU'></kbd></kbd>

    <code id='i52lhU'><strong id='i52lhU'></strong></code>

    <fieldset id='i52lhU'></fieldset>
          <span id='i52lhU'></span>

              <ins id='i52lhU'></ins>
              <acronym id='i52lhU'><em id='i52lhU'></em><td id='i52lhU'><div id='i52lhU'></div></td></acronym><address id='i52lhU'><big id='i52lhU'><big id='i52lhU'></big><legend id='i52lhU'></legend></big></address>

              <i id='i52lhU'><div id='i52lhU'><ins id='i52lhU'></ins></div></i>
              <i id='i52lhU'></i>
            1. <dl id='i52lhU'></dl>
              1. <blockquote id='i52lhU'><q id='i52lhU'><noscript id='i52lhU'></noscript><dt id='i52lhU'></dt></q></blockquote><noframes id='i52lhU'><i id='i52lhU'></i>
                当前位置:首页> 费用收取 >以周易六爻的阶层逻辑谈中国哲学的真理观(之三)

                以周易六爻的阶层逻辑谈中国哲学的真理观(之三)

                2020-11-18 15:00:16老庄文化与人生智慧

                《易经》思想博大精深,然而,没有善体会者亦难明言其奥义深旨。又,虽然彰显了《周易》哲学,不去更广大精深的中华国学交互运用,却是精神资源的最大浪费。

                笔者有幸研读这些经典,也经过无数次的课程讲授,逐渐发现《易经》与国学智慧的交互融贯之途……


                ……

                连载之三


                5

                庄子哲学的理论与应用

                  《周易》六十四卦的第三爻,多半是凶险的,糊涂的、冒进的、闯祸的、叛乱的、与敌人交战的、被迫表态的,都是此爻,《繫辞传》已明言「三多凶」,关键就是,《周易》是阶层伦理的尊卑思维,一切人事命运在体制中论断,然而,第三爻正是上不上、下不下的位子,也是上下交迫的位子,就位阶而〗言,既失去了二爻中位的实权之位,也未至四爻上层的高官之位,人若没有儒者承担忍耐再接再厉的思维,或是没有道家庄子飘然而去的神仙意境,那就必定是进退失据的命运,一般而言,儒者总是急于成就,关切自己的实践效果,一旦被边缘化到第三爻位,常常会因急躁□ 而惹祸,并且,对于继续晋升充满殷切的期盼,时日一久,修养不够的,就要怨天尤人,得罪君上。这一切,都是在体制内论断人生△的结果。而庄子哲学,正是非体制的哲学,个人主义的哲学,追求人性的自主,否定体制的功能,看破政治的虚伪,深知君王的劣行,放弃淑世的信念,主张一切◎放任就好。既然如此,位阶之高下就不是问题,社会世俗的眼光更不需在意,生命的一切都不以社会世俗的眼光评价之,这样人就自由了。庄子型态的智慧,本不入世为官,既不就仕,焉有位阶之上不上、下不下的焦虑问题,身处三爻,正合我意,虽在地方基层,却不必承担第一线的重责大任,如第二爻者,又只在地方基层之故,没有中央高层的複杂纠缠,不必太在意别人的眼光,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好。其实,放下了体制性角色扮演的自我要求,捨下了社会世俗的眼光,第三爻正是追求自我的人生阶段,几乎是在职退休状态,多麽舒服,可惜人都不能满足,人间世的思考模式不能捨弃,都想向上,一旦不成,便怨恨长官,製造自己的危险处境。又或者,见不得第二爻好,老是批评,让人不悦,想办法对付他,也就为自己惹祸了。又或者,根本就是环境恶劣,上下两党争相对立,第三爻正是中间被迫█选边的角色,如果自己还想扮演角色,那就是卷入蜂虿之毒中,这种种的处境的艰难,都是第三爻在面对的◣。

                  道家庄子,正是追求自我的型态,快乐就是他的价值目标,世界是造化的偶然为之,没有目的性,生命是被造物者游戏而有的,「大块载我以形、劳我以生、佚我以老、息我以死。」就是庄子对人生的实况描述,出生与死亡都是回到造化,再自然不过,欢欣接受就好了,不用畏惧死亡。至于活著的这一生,前半段工作,后半段玩乐,这样就好。人生经历了第一爻、第二爻的阶段,走到∮第三爻。或是经历了第一爻,没有做过第二爻的主管之位,当自己资深了以后,也是会成为第三爻,人生也过了大半了。以上两种情况,正是追求适性逍遥的时刻,只要不再有上爬的念想,人生至此留在第三爻位阶,花少分的精力应付公事,留下大部分的体力追求自己的快乐,旅游、读书、陪伴、锻鍊,做的都是自己快乐的事情,待在第三爻正可以实现这些理想,何乐而不为?何须忌妒二爻以致交恶成仇,何必怨怼第四爻以致对立衝突?如此一来,《周易》六十四卦中大多数命运为凶的第三爻就能解脱了,关键就是不再以社会世俗的位阶标准看待自己的命运而生遗憾之感,不以世俗的角度评价自己人生的定位而有欣羡怨怼之情,解除天刑,那是儒者的桎枯,这样也就不再会有命运的凶险了。

                  庄子哲学,正是第三爻的救星。当然,有儒者性格的人是放不下的,不过,儒者性格者也应该要有看透世局的智慧,如果局面真的不可为,则只顾好自己正是必须的道路。也就是说,每一位儒者的心中必须住著一位庄子,不可为之时就放下,不是自己的实力可以力挽狂澜之时,就放下对世局的牵挂吧,遗世独立或隐身于世都可以,只要把握安静地过完自己的人生就好了,把力气放在小我上,可以照顾家人、培养子弟、自己锻鍊身体、游山玩水、创作文学艺术作品、发明科技,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人生何必一定要在体制内争高下呢?

                  当然,儒者是要在体制★内展现才华的,而庄子则是否弃体制,庄子的否弃并不是不可为而放弃捨离,而是一开始就选择好的生命道路,这是才情的选择还是理性的选择呢?笔者以为,才情理性都是原因。才情是个性的适合,理性是哲学的建构。庄子的才情适合民间逍遥之士,但他的哲学建构却是符合这一套价值的体系的。宇宙是气化的变现,生死是气的聚散过程,造物者没↘有目的性,人间世界自己在构作阶级,在合纵连横,在此一是非彼一是非,在上位者若能无为逍遥于上,则下民百姓便可以放任自适于下,天下一片和乐融融,哪来那麽多礼乐教化呢?更遑论刑罚威吓了?当然,理论的建构是可以一致性地完成的,这一套哲学却没有体制的强制性,唯靠人之自觉选择,一旦社「会及人心仍然好胜多欲,这种放任逍遥的世局就无法出现,只剩个人的自由自在,实际上,社会体制一旦崩溃,甚至发生战乱,则个人的逍遥自适也是不可能的了。在这个意义上,孟子对杨朱为我的批评就成立了,所以,说每个儒者心中要住著一个庄子,是因为做了庄子以后一样在追求个人性的理想,而不是逃避责任、放浪形骸、无所事事、腐蠹社会的人可以算是庄子,哲学家庄子在追求他的自由的同时完成了著作,生活智慧上的各种庄子,则是在各种不同领域中追求个人技艺的臻至化境。每一个个人性的领域上升了,社会的整体和谐与文化也一定跟著上升,蛮横无理的事情便会减少,社会崩解的力量会被拦下来,这正是自由人的贡献,自由人有其个性才情上的相应,但是自由哲学也不是没有理论的依据,只是如同实践哲学的真理观一般,实践哲学、生命哲学、人生哲学都是选择的结果,选择气化流行天地一气的庄子哲学,自然符应这一套逍遥自适的人生方案,天下就是不管的,天地的翱翔才是生命的标的,「世蕲乎乱,孰弊弊焉以天下为事?」儒家的批评也将落空,因为尚有神仙的世界在,关键是神仙的生命意境中没有这些世俗的欲望,因此,神仙的世界没有这些社会的动乱必须由儒者来承担,在那个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的时空之中,庄子这位自由人岂不真正正是适性逍遥得紧了。于是,理性的理论建构与现实的生活实况有了结合,可以说,神仙道家正是庄子哲学的真正落实,人间世界还不能实现的理想,到了那里就可化现了,因此,庄子哲学有其它在世界的世界观作为他的哲学理论的实践舞台,理想在那里,现实在那里,此世的生命,何能不逍遥?何须以天下为事?怪不得他总是说:「去!汝鄙人也,何问之不豫也!予方将与造物者为人,厌,则又乘夫莽眇之鸟,以出六极之外,而游无何有之乡,以处圹埌之野。汝又何帠以治天下感↘予之心为?」(<应帝王>)这种话。因此儒家的体系哲学和庄子的体系哲学可以没有高下对错之辩,因为世界观不同,说到这裡,庄∏子哲学便是有它在世界的出世间法了。只是,庄子也好,佛弟子也好,都还是人世间人,都还有世间的角色扮演,所以这两套出世间法的哲学还是谈出一个人在世间的理想角色来,这一点而言,世间法的庄子,就是有明确的自Ψ 我意识、高度的个人专业、飘然遗世的独立襟怀,在社会体制的位阶上,就是第三爻的自由人在做的角色。做自己,而不指挥天下,故而是第三爻。同样是有它在世界彼岸理想的佛教哲学,做自己的同时却要渡化人间,以修行者的身分要化度万民,这样一来就是位高誉广而无体制实权的第六爻的角色了。此庄学与佛学皆有它在世界观而在入世角色上的↓差异了,可以说庄子哲学像阿罗汉的原始佛教哲学,追求自己的彼岸生命,而大乘佛学菩萨道精神则是更像儒家入世者的形象了,固然追求自己的彼岸生命,却都在淨化国土中入世服务,当然,目标不在体制的建设,而还是〓人心的救渡。



                6

                佛教哲学的理论与应用

                  佛教讲因果业报,加上轮迴,说明生命的来去,以及人生的目标。佛教哲学可以说从一开始就是生命的哲学,而这一套生命的哲学,却是最出世,最不入世的一套,关键是,它在世界的宇宙论知识过于明确。相比之下,《易经》则是体制的哲学,是入世的哲学,是处理经验现实世界的社会体制的入世哲学。而佛教则是出世的哲学【,理想在彼岸,只不过,佛教中的大乘佛教,虽是出世哲学,却主张以出世的心做入世的事业,所以有此岸的角色,但原始佛教的阿罗汉,就没有这些目标了。既然如此,如何利用《易经》来谈佛教呢?《周易》的爻位都是体制内的角色,尤其是第二、四、五爻,都是在位阶之中有明确的角色任务的人,所作所为有一固定的规范。角色要扮演,责任要承担,任务要完成,没有甚麽打折扣的空间。即便是第︽三爻,也仍有任务要完成,只是不负主责而已。不过,第六爻就不同了。第六爻远离〖要职,没有专责的角色,在体制中并不被期待有所作为,若仍然想要有所作为,便是对二、三、四、五的蔑视,除非国家有难,公司有危机,第五爻主动找他帮忙,否则,都会有茶壶裡的风暴。因此,最好的※办法,就是只管自己的快乐,儿孙自有儿孙福。这样的角色,正好是佛教思想可以贡献的时机。综观一生,放下对名位的执著与眷恋,安然于无事一身轻的阶段,享受人生难得宁静的时刻,不再掌握任何社会资源,依据▅自己尊贵无比的地位,对他人提供布施,财布施、法布施、无畏布施,布施且不有布施相,绝不以社会角色的功绩荣耀作为布施的目的,绝对无⊙私地以慈心待人,让众爻位的人物获得无须回报的关爱,温暖地照顾众人,虽无位、无权、无利赏之资源,却仍然受到众人的欢迎,快乐无比。总之,补社会资源之不足,以慈善家而非事业家的角色入世奉献,挥霍自己的财富与智慧,而不动用体制的物资与①威权,这就是第六爻取之于佛教智慧可以有的角色扮演逻辑。

                  说佛教适合第六爻的角色来扮演,是说在人间世界打滚中人的选择,人们非要到了这个地步才能放下一切,一心修佛,否则人世的欲望与眷恋之牵染,都使人不能真正放下,佛教自是出世的价值观与世界观,但却是普世的→哲学,是适用于一切人的哲学,没有阶级的限制,它的实况是以彼岸的成佛为终竟,即便是阿罗汉也是彼岸,只是更不入世而已。以成佛为终境的佛教生命哲学,不论扮演体制内的任何阶层的任何角色,都不以此一角色为目的,而是藉著这个身分角色追求终极的成佛境界,并且在能力更强境界更高了之后,多半是要退去社会体制的身分角色的,所谓出※家即是。佛教以轮迴生命观为生命哲学的内涵,生命既在轮迴中,不受轮迴的束缚而自由自在,并助人脱离轮迴的束缚,便是成佛的意趣之所在,能力之提升也表现在生死历程中的不同阶段,次数越多经历愈多自然也境界愈高,自然在人间世界想要作为的项目便逐渐改变,以家庭的︾成员提振一家,以机关的成员提振机关,以国家的成员振兴国家,以国土的菩萨淨化国土,以世界的觉悟者救渡众生,在菩萨及成佛阶段的修行者,以再来人的身分启迪蒙昧,多半不会在社会体制内扮演角色了,不在家中为人父母,不在机关为人官长,不在国家主事一国,身为国主,大丈夫犹不为也,而是¤要济度天下众生,因为成佛之路是一切生命的最终归趣。

                  至于世俗中人,知佛学佛可也,真正入心不退者少也,这是为什麽笔者说以体制入世哲学的六爻架构来说,要到第六爻的世俗中人,才有可能真正投入,其他各阶层中人的知◤佛学佛,只能当作修心的辅助,家国天下是放不下的,家国天下中的身分角色是丢不掉的,因为有理想有抱负有责任有使命有权力有义务有荣华有富贵有尊严有地位有有有得多得不得了。只有当一切享尽体知经历过了之后,才有放下人间角色的真正心境。

                  当然,有大智慧的人物,根本就在轮迴中上下往返十百倍于世俗中人的高级修行者,自然智慧早发,不须经历人间的ω过程,不必一定在体制世俗打滚,很快就早熟透澈,直接投入出家修行的行列,他知道人生最终还是成佛,只是不知要经历多少次的轮迴,不在世俗的阶级上动念头,却以导师的身分不断宣说真理,不论世俗中人目前的社会阶级,都能告知以确切的修行法门,人人同修,行善积德,不求回报,淨化心灵,是为人间佛教。

                  佛教这种出世的哲学,既是适合特殊才情者,也是保有理论的支持的。可以说有这种生命特质的人们便会想要理解这一种哲学世界观,佛陀自己就是如此,他是人间的王子,却爱思维求真理,终于走上修行之路,藉由自己的亲证,将身体的能力开发,在获得感官知觉的能力的突破之下,证悟了宇宙人生的终极真相,从此只有弘法一路,且推广成为普世的宗教,佛经所说的世界观是修行者实践后的亲知,就如同自然科学知识一样地新鲜可感,只是它需要的能力是人类生命中开发的超能力↑,一般人世俗中人并未经历这样的修行工夫,因此无可感知,只能靠自己的判断,因此在信解上就较有限制,至于谁能易于信解从而行证?谁就很难信解从而行证?这从佛教自己的轮迴世界观中就可以得知,因此能力是累世的积粮,愿意相信这一套思维的人就会进行实践的累积,人们也可以完全不愿意相信,继续在世俗中争斗造业而受苦,必待有缘人接引而后开『悟。个别的人信不信不是重点,而是这一套知识是否是真知识。就中国生命哲学真理观而言,笔者主张,一套生命哲学的理论只要是有人实践成功了,那麽它就是真的了。佛教已经是两千年的宗教了,实践有成者无以数计,它就应该是人类文明∑ 史上的真实的知识,想要求证,就去实践,想要否证,恐怕没门。因为自己的失败不足以否证一套他人已经实践有成的体系,因为这还涉及讯息、环境、以及个人自己的意志和智慧、反应,可以说,佛教哲学就是一套真知识,只待有缘人自己来亲证彰显。它是对所有的阶级中的人物都是有用的智慧宝藏,因为它根本上就是出世的认知,只是暂时地在世间与人因缘互动而已。它对世俗中人的任何人都是有效的真知之理,但因理想终趣只在彼岸,因此只有第六爻位的▼人物才较能真心信受,而且,依据佛教的世界观,生灭不已的轮迴历程必是一世接续一世地业染下去,此世中人的老少之间在智慧的境界以及轮迴的经历上谁多谁少是完全无法以表面得知的,因此既然现实的人生已经打完了所有的战争,做子女、做学生、做社ㄨ会新鲜人、做父母、做基层主管、作高层主管、甚至做最高领导人、而且又做了待退或已离退的人员等等,没有没扮演过的世间角色了,总结此生的经历,许多有待修补的人际关系,许多无谓荒唐的个性缺点,都有待此时予以修补改正,修一个平静高智慧的格局,在离世的一刻,求趣善道。这是最后的机会了,莫待痴呆病危身心不能自主了◣以后才让亲人待为求祷。


                末完待续

                4月2日至6日连载

                敬请关注

                .

                .

                .

                .

                .

                点击以下链接了解《周易》开课资讯

                ?交大哲学课堂:杜保瑞《 周易 》招生简章

                杜保瑞 先生

                《 周易 》

                【?课程时间?】

                2018年4月14-15日

                2018年5月19-20日

                2018年6月16-17日

                2018年7月14-15日




                老庄文化与人生智慧

                ----------------------------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我们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全国八字算命费用虚拟社区